国产高清
地区:资阳市
  提问作者:杜莉婷
  时间:2022-09-26 13:19:16
为什么说国产高清?
精彩回答
02年上海男子入狱,妹妹十年照看,怎料刚出来竟把妹妹也送进监狱。。。。

“你就是那没有良心的蛇,十年的关爱照顾,却让我成为丢命的农夫。”

2012年3月的一天,上海人民法院中一位刚刚出狱没多久的哥哥将他的亲妹妹告上法庭。法庭之上,妹妹悲痛万分。因为在哥哥入狱的这十年期间,家里无一人探望哥哥,只有她念及昔日的兄妹情,回回前去探望哥哥。

她为哥哥送衣送药,生怕哥哥在监狱之中过得不好。

可现在,她的哥哥刚刚出狱没多久,就要反咬她一口,现实里上演一场“农夫与蛇”的故事,着实让妹妹无比的寒心。


漫画图

面对妹妹的痛斥,哥哥却说:“是你有错在先,你太让我失望了,妹妹。”

哥哥入狱十四年,妹妹照顾十年,几十年的兄妹情深似铁,熟料哥哥出狱便“翻脸不认人”,一纸诉状将亲妹妹告上法庭。妹妹骂哥哥是条没良心的“蛇”,哥哥却指责妹妹有错在先,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,让本是世间最亲的兄妹对簿公堂,宛若仇人?

妹妹十年来无微不至的关心

这对法庭上对峙的兄妹,哥哥名叫陈碧荣,妹妹名叫陈金娣。


资料图

2002年,家在上海的陈碧荣因为一时糊涂做了错事,被判入狱14年。

陈家一共有七个孩子,陈碧荣在家排行老六,而他的妹妹陈金娣则是家中最小的孩子。家里教育有方,七个兄弟姐妹的感情都很好,尤其是岁数相差不大的哥哥陈碧荣和他的妹妹陈金娣。

兄妹俩的感情自小便好的没话说,小时候妹妹陈金娣经常闯祸惹父母生气,都是由哥哥陈碧荣哄着、护着。现在哥哥入狱,作为妹妹的陈金娣自然不可能不管不顾。


陈金娣

陈碧荣入狱之时,他的妻子便与他离婚,虽然陈碧荣的膝下有个儿子,可离婚之后,他的儿子跟着妈妈走了。在狱中,他的家人因为种种原因不愿去看他。这让身处狱中的陈碧荣十分的孤寂。

每次看见狱中的其他狱友可以收到家里人寄来的东西和信物,只有他天天对着墙壁发呆。陈碧荣在监狱之中抑郁了很久,直到他的妹妹陈金娣的出现。

妹妹陈金娣几乎每个月都会去看望他,同他诉说一些有趣的事情,而每次的到来都会带很多好东西,什么吃的用的穿的玩的,应有尽有。妹妹陈金娣的出现,就像光一样照亮了哥哥陈碧荣在狱中的生活。


资料图

在狱中的这些年,有了妹妹的照顾,陈碧荣过得不错。

只是随着陈碧荣年龄的增大,身体越发得不好,后来更是患上了糖尿病,这让妹妹来的时候,不仅要给他送衣送食物,还得送药给他。药品的价格都是昂贵的,可是他的妹妹从未抱怨过什么。

陈碧荣十分的感动,却也十分的纠结,为何他的父母和其他兄弟姐妹不愿意来看他。这么多年来,每次只有妹妹陈金娣愿意来看自己,而每次来都如此的破费。这让哥哥陈碧荣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一方面是担心自己会不会成为妹妹的负担,毕竟妹妹现在也是有家庭的人;而另一方面,陈碧荣则是害怕他的家人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,觉得他给家族蒙了,所以才不来看他。

这些事情如石头一样,一直压在陈碧荣的心里。


资料图

虽说妹妹的探望,让陈碧荣很开心,但正因如此,他才要考虑他的妹妹,他不能自私地让自己成为妹妹的重担。

2009年的一天,在他的妹妹陈金娣又一次地带着大包小包来看他的时候,陈碧荣说:“我在监狱里过得很好,你不用每个月都来,来来回回的多麻烦啊。”

可他的妹妹陈金娣却不赞同地说:“我想哥哥,来看哥哥还有错不成?谁规定做妹妹的就不能回回来啊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好啦好啦,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想告诉哥哥的。”


资料图

陈碧荣还想说些什么,结果被他的妹妹打断。女子坐在陈碧荣的身前,他们之间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二人隔开。

只见原本又说有笑的妹妹突然严肃起来。妹妹陈金娣斟酌了一下,她告诉狱中的哥哥说:“哥,家里的那栋老房子要动迁了,按照当地的政策,每个人都可以补偿15万,所以哥哥你也有15万。”

“房子动迁?”

陈碧荣一下子便想起他们父亲名下的那栋两层楼的老房子,一人15万是有点少了,不过那房子过于陈旧,家里人口还多,妹妹的说法也说的过去。

只是,那栋老房子毕竟是他们从小生活长大的地方,一下子要被动迁了,陈碧荣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当陈碧荣听到自己也有15万的时候,他告诉妹妹陈金娣说:“我那15万就先放你那吧,如果你急用钱,用些也行,只要我出狱后,给我留个两三万,让我落个脚就好啦。”


陈碧荣

似乎担心妹妹会害怕自己赖上她,陈碧荣还说:“你放心,等我出狱之后,以后的事就不用你来操心了,哥哥我还是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的。”

陈碧荣一直以来都很感激他的妹妹,这些年来的照顾更是让他们二人的情感无比坚固。陈碧荣暗中发誓,今后的妹妹陈金娣若是遇到了困难,他拼了老命也要护妹妹的周全。

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一切只是表面的假象。

掉进钱眼里的妹妹


网图

2011年4月21日,哥哥陈碧荣因为在狱中的良好表现,得以减刑四年,提前出狱。那一天,陈碧荣呼吸着外边的空气,感觉无比的自由。想起妹妹曾与在他狱中所说的话,刚刚出狱的陈碧荣决定找他的妹妹拿回他的钱。

三五万虽然不多,但也能暂时有个安身的地方。可是当他寻上妹妹的家时,向来关爱他的妹妹居然避而不见,就好像害怕着他的到来一样。

无奈的陈碧荣只能寻找上他年过九旬的老父亲。


陈碧荣

当时因为服刑,陈碧荣无法亲自处理家中房子动迁的事。

妹妹是他的法定监护人,他便顺其自然,写了一封委托书,将自己的那份拆迁款交给妹妹,暂时保管。可谁知,当陈碧荣拿起老父亲递给他的那份《家庭会议纪要》的时候,却惊奇地发现上面所写的与妹妹跟他说得完全不一样。

在他手里的这份《家庭会议纪要》中,明确地记载了当年家里人关于老房子动迁补偿的分配方案,按照《纪要》中所述,他应该得到的根本就不是当初妹妹所告诉他的15万,而是71万。


家庭会议纪要

虽说自从陈碧荣走了一遭监狱之后,对钱财什么的并没有像以往看得那么重,可是妹妹口中的15万和他本该得的71万实在相差甚远!

“会不会搞错了?”

“混小子,你是在说你爹我骗了你吗?”老爷子拿着拐杖往他六儿子腿上一敲,老爷子苦口婆心地说:“你那71万,金儿应该给你了吧,以后可不能这么糊涂,再犯混事了,知不知道。”

老爷子现在还并不知道,他的小女儿做了啥事,以为陈碧荣现在已经得了钱,才来这看望他。见老人并不知情,好心的陈碧荣也不再多言。


昔日合影

十年的探望和关心让陈碧荣的心里无比挣扎。

陈碧荣觉得自己的妹妹不该是如此冷清的人,从老父亲这得知真实情况的陈碧荣再次找上他的妹妹陈金娣,他年纪大了,身上还有病加身,自己到是无所谓,但他还有一个儿子。

陈碧荣想补偿他的儿子,便想从他的妹妹这拿走十万,余下的那些钱,他不会再索要。陈碧荣知道他的妹妹现在很富有,家里豪房名车什么的都有。当初的拆迁政策,陈金娣得到了两套动迁房,还有补偿的16万,加上陈碧荣该得的71万,陈金娣的手中本就该有87万。

2003年3月11,因为陈金娣是这房子拆迁的总负责人,动迁公司便把当时其他家人在内的补偿款全部转给了陈金娣。各种事实证明,陈金娣的手中的确拥有她的哥哥陈碧荣该得的那71万。


银行

妹妹现在就是一个小富婆,不可能拿不出这区区的十万给他的哥哥陈碧荣。

可是当哥哥陈碧荣找上他的妹妹时,他的妹妹却再一次地拒绝了他。并且义正严词的同陈碧荣说:“你哪有71万那么多,你顶多就有25万而已,多出的那50万是我自己的,再说了,每次看你我不需要花钱吗?”

此番话一出,让身为哥哥的陈碧荣无比的寒心,可念及这些年妹妹对他的照顾,陈碧荣妥协地说:“那些钱我不要了,你给我10万就好,我也是有家人的,这么多年的不管不顾,我有愧于他们,剩下的15万算是你这些年来照顾我的补偿,我真的很感谢你,我的妹妹,希望你也不要让哥哥我作难。”


陈碧荣

陈碧荣做出了妥协,那71万的赔偿款,他只要十万,并且不告诉其他的家人,替他的妹妹隐瞒,可是他的妹妹却说:“我也想给你啊,我也不想看你落难啊,可是我现在身上真的没有钱。”

陈碧荣看着妹妹的穿着打扮,哪件不是名牌,可他的妹妹坚持称自己没钱,别说十万了,他的这位好妹妹连三五万都舍不得拿出来。

来自“农夫”的阴谋

陈碧荣从未想过,那个十年来对他照顾有加的妹妹会变成如今这样。再一次被拒绝的陈碧荣只得将此事告诉了其他的家人,想让其他家人帮忙想想办法,劝劝这个掉进钱眼里的妹妹。


陈碧荣家人

可得知情况的老爷子却甚是惊讶。

“她一分钱也没给你?”

陈碧荣也很为难地点点头,这种事情他并不想拿到明面上,但是现在的他没钱没房根本就无法在上海的这个地方生活下去。见自家小儿子点头,老爷子气得直敲地板,话语之间全是对小女儿陈金娣的斥责,但说着说着老爷子便说起陈碧荣来。

“哎,糊涂啊糊涂,你当初就不该不要房子的,要是你当初选了房,起码出来还有个住的地方。”


陈碧荣

“妹妹她只告诉我每人赔偿15万,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选房子?他当初有的选吗?他压根不知道这件事,咋选择?陈碧荣的话就像一颗石头落到了湖里激起千层浪。

“她居然没有告诉你!”

当初,老爷子名下的那套老房子共上下两层,他膝下七个孩子的户口都在那栋老房子里。在拆迁之前,老爷子早就将事情安排妥当,家里的房子被他分成两户,在这其中陈碧荣和他的妹妹陈金娣就是在同一户中。


资料图

因为政府的拆迁给他们带来了将近300万的巨额拆迁补偿款。

由于数额过于巨大,为了合理分配,老爷子决定以开会的方式共同讨论补偿款分配的问题。在这其中,老爷子和他的妻子以及膝下除了陈碧荣以外的六个孩子都选择了“房子+补偿款”的方案,而那个时候的陈碧荣因为尚在服刑期间无法与家人们探讨。

但是老爷子可没将他的小儿子遗忘,早就让他的小女儿陈金娣前去狱中与陈碧荣协议,问对方想要怎样的一个赔偿方案。可老爷子并不知道,他的小女儿其实并没有将协议的事情告诉她的哥哥陈碧荣,而是直接告诉她的哥哥房子已经被拆了,每人赔了15万。


陈金娣

在妹妹陈金娣的操作下,陈碧荣并没有房子补偿,而全是补偿款,所以他的补偿款是七个兄弟姊妹当中最多的那个。但在他本该得到的71万拆迁补偿全部进了妹妹的肚子里,而现在他的好妹妹一分都不想吐出来。

“你们当初为何不来看我呢?”

见其他家人不断地斥责他的妹妹陈金娣,尚且还有感情的陈碧荣有些听不下去,便将这么多年的疑问说出了口。陈碧荣告诉他的家人,他的妹妹是贪了点,但是这十年来的照顾都是真的,他并非是想要回那71万,只是想拿回十万转给他的儿子。

可话一出,家中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
陈金娣儿子

几人面面相觑,最后咬牙切齿的道:“我们都被那死妮子骗了!”

陈老爷子他们并不是不想去看望陈碧荣,而是每次他们想去的时候,陈金娣就总是以各种理由来劝阻他们。其中最具说服力的是,陈金娣是陈碧荣的法定监护人,她当初是签了字的,只有签字的人才能前往狱中看望家人。

“她(陈金娣)告诉我们,即使我们去了也见不到你,狱里看的严,只有当初签字的那个人才能探监。”


陈碧荣

陈金娣每个月都会去看望陈碧荣,有的时候一个月能去两三次,见陈金娣如此关心陈碧荣,大家便没有起疑。而陈金娣口中所谓的破费也并不是她破费!在陈碧荣服刑的这十几年里,陈金娣便经常朝陈家人开口要钱。

不仅如此,陈金娣还常以“花钱就可以缩短刑期”为由,三番五次地向老爷子要钱。

直到今日,如果陈碧荣不把事情说开,老爷子到现在都以为减刑的那四年是他们花钱买下来的。


陈碧荣家人

原来十年来,除了妹妹,家里无一人探望,全是妹妹有意安排的。那些所谓的破费也全是父母和其他人凑的。得知真实情况的陈碧荣被惊的一句话说不出来,而老爷子更是悲痛的泪流不止,从心里觉得对不起他的小儿子。

“寒心啊,真是寒心,居然教出了这么个白眼狼。”

了解真实情况的一家人都决定要给陈碧荣讨个公道,不仅仅是要那10万块,本该属于陈碧荣的71万应该全部要回来。当陈金娣的家里围满了前来指责她的家人时,妹妹陈金娣却一转之前强势的态度。


陈碧荣

女子可怜兮兮的同陈碧荣说:“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面上,你就放了我吧哥哥,我这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机会啊,哥哥。”

“机会?什么机会?你抓钱的机会?”

陈碧荣当时便恼了,他都已经不追究那71万了,只要10万就可以了,结果他的妹妹还想得寸进尺的吸他血,陈碧荣怒斥道:“从今以后我没有你这个妹妹,今天你要往东走了,那我便往西走,你骗我的这件事情不会就此作罢!”

亲兄妹对簿公堂


诉讼书

2012年3月,几番讨要不成的陈碧荣一纸诉状将他的妹妹告上法庭,要求陈金娣返还他该得的71万补偿款。

可他的妹妹却一口咬定的说:“根本没有那么多。”

按照陈金娣的说法,当时补偿款一人25万,她当时还有一个儿子,拿50万是应该的。似乎陈金娣也没料到,她的哥哥真的会起诉她,面对一众法官,无数双眼睛,饶是陈金娣也有些害怕。她妥协的说,扣除这十年来看望哥哥所花费的8万,她愿意退还动迁补偿款17万元。


陈金娣

可这一次,陈碧荣不再妥协,坚持要追回他那71万。而他的家人,虽然也很为难,但最终都站在了陈碧荣的身后,支持陈碧荣向陈金娣讨债。

老爷子说:“手心手背都是肉,我们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,可小金这次真的过了,欺负到家里人的头上还得了?必须得治治她!”

2012年9月,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,做出一审判决,被告陈金娣应当归还陈碧荣那71万。


陈金娣

此事之后,陈金娣与陈家人之间彻底闹翻。

虽然法院还了陈碧荣一个公道,可他的妹妹陈金娣拒不执行,有的时候甚至以死相逼,让她的哥哥陈碧荣甚是无奈,最后法院只能强行执行判决,可令谁都没想到,陈金娣居然这个时候不见了踪影。

不仅如此,法院在强行执行的过程中发现,陈金娣的名下除了每月2500的养老金,居然什么都没有。

“这不可能!”

得到消息的陈家人全都不信,请求法院彻查。陈家人都知道,陈金娣名下原本就有一套房子,后来通过房子动迁,她又得了一大一小两套房子,以及包含陈碧荣补偿款在内的87万。


资料图

陈金娣都这么富了怎么可能没钱?

即使真没钱,那房子总该在吧。可法院经过调查后发现,陈金娣通过动迁所得到的那个大房子,第一时间便记在了她儿子名下,而其余的两套房子全被卖了出去。在卖出去之后,陈金娣也是第一时间全部提现,并将原始账号注销。

就像早就预料到她的哥哥会告她一样,那些所得的钱财全部不知去向。

陈碧荣从未想过,他的妹妹会把事情做的如此绝。自从一审过后,陈金娣便失踪了。而陈金娣的名下分文没有,法院也没法强制执行,陈碧荣虽然赢了官司,但他却一分也没拿到,还背了一身的骂名。


陈碧荣

随后的两年,陈金娣就如人间蒸发一样,哪怕是老父亲生病,陈金娣也没有回来。这么多年的情同手足,陈碧荣也不想把事情搞得这么绝,见自家妹妹宁肯在外面躲着,也不愿偿还。考虑到老父亲的身体情况,陈碧荣都不打算追究陈金娣的责任了。

可陈金娣的眼里只有钱,完全不顾家人的存在。

法不容情

对于这种老赖,陈金娣的哥哥可以原谅,但法律绝不容情。


资料图

2014年下半年,法院向公安局发出“请求协查被执行人下落的公函”,不断加大对陈金娣的搜寻力度,在众人坚持不懈的追踪之下,总算寻到了这个陈金娣这个老赖的身影。

2014年10月17日,躲在浙江农村的陈金娣本想去蛋糕店买个蛋糕给自己过生,她在农村躲了这么久,实在是有些嘴馋,本以为稍微露个面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。可谁知她人刚出蛋糕店,人就被寻着踪迹而来的警方一拥而上,抓捕归案。

2015年1月19日,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再次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。


资料图

法庭之上,法官要求陈金娣偿还她哥哥陈碧荣的那71万,时间就像回到从前一样,兄妹两各在一方,对簿公堂。陈碧荣已不想追究陈金娣的责任,但陈金娣却是一直没有变过,她还是以前那副老赖样子,就是一口咬定自己没钱,无法偿还。

“你的那些钱呢?”

面对法官的询问,陈金娣面不改色的说:“被偷了。”

同样的问题,法官初见陈金娣的时候就问过,但是当时的陈金娣给出的答案是:钱被借走了,钱被她炒股炒输了,钱被她捐给福利院了。法官要求陈金娣拿出这些钱所花掉的凭证,可根本没有发生的事情,陈金娣上哪找凭证去,最后女子厚着脸皮说:“凭证不见了。”


资料图

法院认为,被告人陈金娣完全有能力偿还当年的那笔71万补偿款,但陈金娣就是自称没钱还不起,随后法院以被告陈金娣犯拒不执行判决罪,判处陈金娣有期徒刑1年。

拉进“征信黑名单”

像陈金娣这种有钱也不还的老赖,无非就是觉得即使被抓住了也就蹲几年的牢,出来之后他们照样富有,照样可以不还钱。

可是刑法归刑法,义务归义务。即使陈金娣出来了,这笔钱还是要还!

上海市执行人民法院副厅长李铭表示:“对于人民法院来讲,只要案子一天没有执行到位,我们便会一直追究下去。”


资料图

随着法律的不断完善,对于这些不还钱的老赖,国家也研究出了专门的法子。这些老赖宁愿坐牢也不还钱的原因是什么?无非是想拿着钱过优渥的生活,既然老赖无视法律的威严,那便通过信息手段,在正常的生活上处处打压和限制,让本该享有的权利都无法享有,让这些老赖即使手握百万却也只能过着普通人的生活,还要接受社会的毒打和指责。

只要老赖后悔了,钱自然便会还上。

而这便是目前大家最喜欢采用的一招:将老赖拉进“征信黑名单”,让老赖日日夜夜都受良心的谴责!

声明: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 联系/投稿邮箱地址:service@shxyo.com

2219次预览
2401人已点赞
101人已收藏
知名博主
黄莉绿
蒙孟涵
黄怡伯
最新回答(539+)

林木康

发表于5分钟前

回复 王丽刚 :  针对盘锦地区绕阳河部分地段发生溃口险情,8月3日10时,辽宁省气象局进入防汛抗洪气象服务特别工作状态,加强与中央气象台、盘锦市局的会商,根据不同的险情地点每4小时滚动制作并发布气象服务专报及流域面雨量预报,同时根据临近雨情和预警情况随时提供气象服务信息。


林乃文

发表于8分钟前

回复 郭珊绿 :  印度广播公司记者:上周,中方又一次阻止联合国将总部设在巴基斯坦的虔诚军头目萨吉德·米尔列名的提案,这是过去三个月间的第三次。米尔曾参与2008年的孟买袭击案及在美国、丹麦发生的袭击案。中方为何这样做?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,中方想在反恐问题上向世界传递什么信息?


韩俊宏

发表于8分钟前

回复 张冠伶 :  9月17日,在河南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该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副厅长王艺表示,围绕“保交楼、稳民生”,今年以来,河南推动694个停工烂尾项目复工建设,目前已实现50个停工烂尾项目竣工交付。去年下半年以来,河南调整限购限售规定,实施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,实现首套房贷款利率、首付款比例双下降,有效降低个人住房消费成本,累计发放购房补贴1.89亿元、契税补贴1.15亿元,为受疫情影响的10698名职工办理公积金延期还贷,涉及贷款余额22.2亿元,并鼓励购买存量商品房用作保障性租赁住房、人才公寓,有力支持了人才购房落户和城乡居民合理住房需求。(完)


类型问题
国产高清
相关资讯
热度
928
点赞

友情链接: